服务热线:400-676-5892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新闻资讯 / news information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人大代表们对流域生态系统等问题建言献策

人大代表们对流域生态系统等问题建言献策

点击次数:1541 发布时间:2012-03-13

流域应成为“健康水厂”

人大代表建议把保护江河湖泊作为经济发展的约束性条件

 

 

  ●通过保护流域生态系统的物理完整性和化学完整性,zui终达到保护生物完整性的目标,而流域生态系统的健康与否就突出表现在生物完整性上。


  ●国家要高度重视“健康流域”的建设,把保护江河湖泊的生态健康作为经济发展的一个约束性条件,用相关水环境指标来优化发展。


  ●在流域的经济结构布局上,要尊重自然规律,对于流域上的高生态功能区,一定要提出更严格的排放标准,建立在高生态功能地区的工厂企业,必须付出更大的环境成本。


  ●水专项着力构建两个技术体系,一是流域水污染治理新技术体系,二是流域水质目标管理技术体系。“十二五”期间,更多地把科技创新的成果投入应用,大幅度提高水污染治理效率。

  中国环境报记者 霍桃

 

    
  图为太湖流域氮磷污染与蓝藻水华控制工程示范区水生植被恢复情况。 资料图片


  我国水污染问题呈现复杂的流域性污染态势,湖库富营养化问题突出。截至2010年,53.8%的国控重点湖(库)仍然呈现富营养化状态,全国流经城市的江河水系有70%受到不同程度污染,虽然经过多年治理,取得了阶段性成绩,但目前仍有2.98亿人的饮用水安全无法保障。POPs(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等有毒有害污染物的影响日益显现,流域水环境容量有限已成为我国国情新的基本特征。严峻的形势也体现在突发环境事件高发、频发的态势上,包括近期广受关注的广西龙江镉污染、江苏镇江水源苯酚污染等。


  对此,人大代表们对防治水体污染、保护流域生态系统等问题建言献策,带着如何让江河湖泊安澜的问题,记者专访了相关代表。


  江河流域水污染有多严重?
  培育良性循环生态体系,建设健康流域,把保护江河湖泊的生态健康作为经济发展的一个约束性条件


  全国人大代表、沈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赵长义在接受采访时说:“大型江河流域水污染问题,应当引起重视。”按照目前国家政策要求,我国正逐步限制地下水开采和使用,地表水将逐步成为城市生活饮用水的主要来源,因此地表水的安全性变得越来越重要。zui近发生的一系列污染事件暴露出我国地表水存在许多安全隐患,已严重威胁饮水安全。

  “中国的水污染问题表现出明显的流域性特征。”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院长孟伟在接受采访时说,河流从上游到下游,从干流到支流,普遍遭到污染,甚至连水流发源地都面临过度开发的问题。流域本身是有生命的,只有一个自发可以进行良性循环的流域体系才能发挥其生态服务功能。无论是人工蓄水还是调水,都属于人工强制干预,违背了流域的本体机能,容易造成恶性循环。


  “在开发中保护和在保护中开发,要辩证统一、统筹规划、统一行动,才能使江河既满足当前和今后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全国人大代表、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蔡其华向记者强调,要科学、合理地认识江河流域,尊重河流的自然规律,适度开发水资源,把对流域生态系统的保护和维持其生态系统的生物多样性放在突出位置。


  孟伟说,保护饮用水安全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保证公众的身体健康,根本手段是保护流域水体的物理完整性、化学完整性和生物完整性。所谓流域物理完整性的保护,就是不能截弯取直。河道的曲直左右着水经过的速度和流量,有利于涵养水源和湿地,并通过水分涵养和创造湿地等构建起当地旺盛、完善的自生系统。一泻千里的洪涝灾害也有可能是截弯取直造成的。化学完整性现在有了相关标准,目前对水体的考核除了COD、氨氮,还应该考虑到重金属、有毒有害化学品及有机物的污染。通过保护物理完整性、化学完整性,zui终达到保护生物完整性的目标,而流域生态系统的健康与否就突出表现在生物完整性上。


  在过去3年中,环境保护部牵头组织专家开展了对湖泊生态安全的评估工作。由中国环科院一批专家带领的技术团队,对滇池、太湖、巢湖、鄱阳湖、洞庭湖、洪泽湖以及三峡库区、小浪底水库、丹江口水库等9个湖泊、水域进行生态安全评估,结果喜忧参半。比如太湖流域的富营养化程度虽然有所控制,但也仅从重度富营养化转变为轻度;滇池富营养化情况仅有部分缓解,依然表现出持续的重度富营养化;过去水体生态比较好的洞庭湖、鄱阳湖等也遭遇了新问题的挑战。


  在湖南代表团的分组讨论中,来自湖南省岳阳市凤凰村的基层代表杨莉谈到,洞庭湖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包括洪水威胁没有解除,缺水矛盾日趋显现,环湖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污染治理难度增大,水生动物濒危程度加剧,鱼类资源衰退等。杨莉用鱼鸟种群的变化来说明自己的担忧,她说,洞庭湖有些鸟类,如东方白鹳、黑鹳、白鹤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数量急剧减少,鹈鹕已经消失。过去“四大家鱼”占洞庭湖水产总量的32%,现在已不足10%。上世纪70年代以前,银鱼、鲥鱼、胭脂鱼曾是洞庭特产,现在不仅这些特有鱼种极为少见,就连26种常规鱼类也濒临灭绝,难以形成产量。


  孟伟建议,国家要高度重视“健康流域”的建设,把保护江河湖泊生态健康作为经济发展的一个约束性条件,用相关水环境指标来优化发展。特别是在流域的经济结构布局上,要尊重自然规律,对于流域上的高生态功能区,一定要提出更严格的排放标准,建立在高生态功能地区的工厂企业,必须付出更大的环境成本。


  如何培育良性循环的流域生态体系?

  不仅要治污,更要全面治水,从根本上改变“多龙治水、分段管理、条块分割”的传统模式


  “九龙治水水不治”是许多人对流域多头管理现状的总结,一条河流被“分门别类”地划归给了多个部门管辖,导致各部门的职责范围互相交叉。


  孟伟认为,培育良性循环的流域生态体系不仅要治污,更要全面治水,要从根本上改变“多龙治水、分段管理、条块分割”的传统模式。他说,每个涉水部门都做了大量工作,但多头管理难以形成合力,容易导致水体保护的完整性受到影响。在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科技重大专项实施过程中,国务院明确要求以环境保护部为牵头组织部门,涉水相关部门以领导小组的身份参与其中,由此解决管理体制上的问题。通过近年来的探索、实践,多头管理的问题实现了有效整合。


  赵长义建议,在大型江河流域水污染治理问题上,国家应当设立专门机构对流域水资源利用和保护实施综合管理,建立健全流域重大水污染事件应急机制,研究和实施具有导向作用的环境经济政策。他举例说,要科学核定流域污染物排放总量,建立合理的总量配置机制,建立更为科学的水资源价格体系。对于具备地表水供水条件的地区,通过实施价格干预限制地下水开采。在制定水资源价格体系的过程中,应对民用供水予以倾斜,充分考虑江河流域污染承载能力和经济合理发展的需要。


  孟伟向记者透露,全国人大常委会在讨论修订《环境保护法》时也对排污收费问题进行过认真研讨。他认为,好的环境质量本身就是一种公共产品,它有价值和使用价值,也符合价值补偿的原则和要求,所以要让企业和生产者承担更多的排污责任和污染治理成本,并由全社会来监督企业的排污及治理行为。


  流域保护也必须放在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考虑。我国在确定主体发展功能区的基础上,还划定了重点开发区、优先开发区、限制开发区和禁止开发区。比如青海的三江源,从全国的生态环境和发展定位上就是作为“中华水厂”来保护的,目前,中国工程院正在组织开展财政支付转移生态补偿的一个咨询研究项目,以解决当地需要的资金来源问题。


  水专项怎样发挥作用?
  “十二五”要把治水技术更多地转化到工程上,与流域污染控制的规划更加紧密地结合起来


  作为“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重大专项的技术总师,孟伟表示,水专项大幅度提高了我国的水污染治理水平,共突破了600余项关键技术,获得了上千项技术发明。“‘十一五’是以突破关键技术为主,‘十二五’期间要把这些技术更多地转化到工程上,与流域污染控制规划更加紧密地结合起来。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技术产生更大的社会影响和更好的推广前景,满足更多社会需求。”


  孟伟说,水专项着力构建了两个技术体系,一是流域水污染治理新技术体系,二是流域水质目标管理技术体系。在流域水污染治理新技术方面,分别围绕湖泊及河流的污染治理和生态修复、城市水体水环境以及如何保障饮用水安全等4个角度构建了一个水污染控制技术体系,已经取得了部分实际应用。


  在河流污染治理问题上,水专项特别关注了化工、冶金、轻工、纺织、印染、制药等几大行业的水污染控制问题。比如在松花江流域,重点突破了吉林化纤厂化纤废水处理的关键技术,由此使吉林石化、吉林化纤厂的化纤废水得到了有效治理,大大减轻了石化行业对松花江水质污染的压力。


  黑龙江省是松花江流域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东北地区粮食作物的主产基地,而粮食深加工业本身会对水环境产生较大污染。水专项把粮食深加工产生的废水治理当做主攻目标和方向,掌握了核心技术,不仅用于吉林省和黑龙江省的粮食加工企业,也被广泛应用到全国其他粮食深加工地区。


  位于辽河流域的鞍山钢铁厂是我国具有代表性的“污染大户”。在重大水专项实施过程中,环境保护部集中组织国内优势力量,克服和解决了焦化废水处理的关键技术。目前,鞍山钢铁厂所排废水中的COD、氨氮、氢化物、苯并芘含量都实现了大幅下降,同时降低了企业运营成本。


  “通过这次技术合作,企业强烈要求水专项课题组能跟他们共同建立一种社会化的运营机制,帮助他们继续运行焦化废水处理工程。”孟伟说,在突破关键技术过程中探索环境服务业也是非常好的理念。


  孟伟表示,水专项也大大带动了政府的投入。通过实施水专项,中央政府的投资总额超过了30亿元,地方财政的投入高达50多亿元,带动了全社会对水环境保护问题的高度重视,找到了组织实施国家科技重大专项的一个科学、可行的模式。


  “十二五”期间,要进一步深化“十一五”研究成果,在工程化、规模化方面紧密结合国家“十二五”流域控制污染规划和地方政府治污规划,组织实施项目。孟伟希望,更多地把科技创新的成果投入应用,大幅度提高水污染治理效率。

 发表时间:2012-03-13   来源:中国环境报第6版

 

 

在线客服 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我们